おまけの会社員生活

おまけの会社員生活《ハケンの品格》

五十而知天命、正社員から週休5日、日給5万円、半在宅勤務、有休フル消化のハケン社員になりました

発展漢語『(13)時空を超えた値遇』

f:id:zhizuchangle:20220131071808j:plain

ベトナム戦争で大火傷を負ったベトナム人の少女と、自分が指示したせいで少女が大火傷を負ったことを知って悔いるアメリカ人将校が数十年後に会うまでの話。

もし中国に留学しててこの題材を使ってたら、きっと日中戦争の話になるだろうな。

そして日本人学生はアウェイ感を味わいそう・・・。

ウクライナの親ロ派地域をロシアが独立国家と承認し、住民保護のため軍隊を派遣するそうだ。

西成区も分離独立して大阪市と別の市になってくれたらいいのに w

どっちにしても戦争にならないといいね。

でも株価は大暴落したほうがセミリタイアブログが盛り上がって面白い 😎

f:id:zhizuchangle:20211020172716p:plain

1972年夏天,因为一场战争,越南小姑娘阮(ruǎn)金梅整日随着家人东躲西藏(dōng duǒ xī cáng)。这一天,她又和人们躲进了一个小镇的庙里。外面,时而隆隆的飞机盘旋(pánxuán)声,时而是震耳的炮火声。一股黄色的烟浪从外面滚滚而来,一个有经验的越南士兵立刻喊(hǎn)道:“要轰炸(hōngzhà)了,大家快往外跑!”

转眼间,四架轰炸机在低空中飞过。正沿着公路向前跑的金梅回头瞥(piē)了一眼,只见四颗炸弹(zhàdàn)迅速从上面落下,几秒钟后她就被裹(guǒ)在浓浓的烟雾、烈火中。

那些炸弹是由凝固汽油弹制成的,一接触地面就立刻溅(jiàn)开,燃起猛烈的火焰(huǒyàn)。在金梅身后炸开的炮弹烧着了她的衬衣、她的短裤,甚至凉鞋都起火了。。。带着巨大的恐惧,金梅不顾一切地向前跑着。起初,她没有任何感觉,后来她觉得后背和左臂犹如(yóurú)被扔进了一个大火炉。吓呆了的金梅低头看见自己手臂上的皮肤就像给玩具娃娃脱衣服一样往下掉落,单薄(dānbó)的衣服早已全部被烧光,她的脑子里已经模糊了,只是光着身子伸开双臂机械地拼命跑,耳边是自己惊恐(jīngkǒng)的叫声。

这幅凄惨(qīcǎn)的画面恰巧被美国联合新闻社的越南籍记者———黄功吾拍摄了下来。附近的其他人赶紧把水浇到小金梅身上,人们急忙把她送入医院,人们都认为她几乎不可能活下来。

此次轰炸后的第三天,美军的约翰・柏拉默(Yuēhàn Bólāmò)上校(shàngxiào)拿起放在他桌上的报纸随意翻看起来。这个强健、壮实的军官同时又是一个敏感慈爱的父亲,尽管他已经离婚了。柏拉默当时的职责是指挥直升机,在空中配合地面部队的军事行动。突然,那张照片抓住了他的视线。“可怜的孩子!”他的心颤抖(chàndǒu)了一下,细看照片下那行小小的文————“1号公路”,这不正是自己前天下令攻击的地区吗?金梅那么小,和自己的儿子差不多大,太可怜了!战争,在他的心目中是为了国家权益,为了人民,而这些年来,他的所见所闻不是炸弹,就是死亡。此刻,第一次那么直接看到一个人,一个年幼无辜的孩子,在战火中如此痛苦的面容,他震惊了。他仿佛闻到女孩儿皮肤烧焦的气味。他颤抖着自言自语地说:“这是我干的。”

金梅被送到医院,经过17次艰难的手术,竟然活了下来,但是她的左臂功能几乎全部丧失(sàngshī),手掌像个枯爪(zhǎo);因为把肩部完好的皮肤移植(yízhí)了下来,她的头好像被拉紧了一样,无法自由转动。天气越热,她浑身的伤就越痛。在母亲的帮助和精心照料下,小金梅终于逐渐康复(kāngfù),但是,留在她心里那些可怕的阴影和伤痕(shānghén)却难以愈合(yùhé)

柏拉默于1972年11月返回美国。照片上的小女孩儿哭着奔跑的情景常常清晰地浮现(fúxiàn)在他眼前。他甚至能听到她发出地悲惨的叫喊声,他梦见受伤的孩子一群群地向他扑(pū)来,骂着:“你这个凶手!还我们健康!”这一幕幕噩梦令他几乎窒息(zhìxī)。他只有不断喝酒,让自己的心暂时麻痹,忘记那些孩子们。

那张照片后来得了著名的普利策新闻奖,知名度也越来越高。1977年,柏拉默在出差的汽车上,随手拿起一张报纸。可翻开第一版,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那幅照片,自责感再次如影随形(rú yǐng suí xíng)般令他无处逃避。1979年,柏拉默坐在一家小酒吧里喝酒,他随便瞥了一眼柜台后的橱窗(chúchuāng),又看见了小金梅的脸・・・・・

因为酗酒(xùjiǔ),柏拉默的第二次婚姻终于又破裂了。他常常用酒精抛掉那些罪恶的炸弹,而醒来却更加痛苦。在绝望中,柏拉默一方面参加了越战老兵自发的集会,一方面去看心理医生。然而他知道,只有一个人能够帮助他,那就是照片上的小女孩儿,如果她今天还活着的话。

1995年,在自己第三任妻子琼尼的帮助下,柏拉默戒了酒,他辞去工作,当了牧师(mùshī)。他向妻子叙述了埋藏在心底的痛苦,说了那次轰炸的经过,然而妻子的温柔仍未能消除他心中的噩梦,他甚至绝望的对妻子说:“看来只有死亡才能给我带来心灵的安宁。“

1996年6月的一个夜晚,柏拉默正在屋里翻看一本杂志,一抬眼,从电视机里又看到了那张照片。和以往本能地”关了它“的动作不同,他扭响了电视的音量,因为电视正在播放一个《他们在哪里》的专题节目。”她还活着!“柏拉默激动地大叫起来,他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33岁洋溢(yángyì)着甜美微笑的女人,就是留在他脑海中的满脸痛苦的小女孩儿。他得知,金梅现在和丈夫生活在加拿大,他们还有个可爱的小儿子。

在微微的寒风中,成百上千人聚集在一起参加越战老兵集会。柏拉默知道金梅将在这次集会中露面,他前一天就激动地告诉了所有的亲友,他希望能当面求得金梅的原谅。

他看见一个小个子的亚洲妇女出现在主席台上。”就是她!“柏拉默轻声地对妻子说,琼尼紧紧握住他的手。扩音器传来金梅的声音:”我希望和大家一起永远记住那场战争悲剧,以便更好地阻止世上一切有可能发生的战争!“金梅稍微停了停,显然是在尽力克制一下自己激动的情绪,她继续说:”如果我有机会和那位扔下炸弹的飞行员当面谈一谈,我会告诉他,我们不能改变历史,但是我们能一起为未来做些事情!“她的讲话赢得了热烈的掌声。

柏拉默透过模糊的视线,在纸上写下:”亲爱的金梅,我就是那个人,我想和你私下谈谈。“他把纸条递给警卫(jǐngwèi),小声央求(yāngqiú)道:”请你务必把这个转交(zhuǎnjiāo)给阮金梅。“

经过24年的人生岁月,柏拉默和当年的女孩儿阮金梅终于面对面地相见了。看着阮金梅,柏拉默仿佛又看见了那个伸着双臂,无声地张大嘴巴在路上拼命奔跑的女孩儿。他感到千言万语无从说起,只是一遍遍重复地说着:“我很抱歉,请你原谅我!请原谅・・・・・・”

阮金梅清楚地看见那双蓝眼里透出的痛苦和悔恨(huǐhèn),自己的眼睛也湿润了,伸出她那遭受过战争痛苦的手臂,拥抱了柏拉默:“这不是你的错,而是战争的罪恶!和原谅你。”

听到金梅的话,柏拉默感到如释重负(rú shì zhòng fù),心头顿时轻松了许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两人都是战争地受害者,幸运的是今天他们终于从彼此身上得到了安慰。是的,但愿历史不要重演,但愿噩梦不要重来。

时而:ときどき,ときとして.
隆隆:(大砲・太鼓のとどろく音)ドンドン,ドーンドーン,ドロドロ.
盘旋:ぐるぐる回る,旋回する.⇒回旋 huíxuán 
轰炸:爆撃する.
瞥:ちらっと見る,一瞥する.
裹:巻く,巻きつける,くるむ,包む.
凝固:凝固する.
溅:飛び散る,跳ねる.
犹如:まるで…のようである
单薄:薄い,薄着をしている.
惊恐:驚きおののく.
凄惨:凄惨である,痛ましい,惨めである,
上校:大佐
壮实:たくましい,がっしりしている,
敏感:敏感である,センシティブである.
慈爱:慈愛深い,優しい.
职责:職務上の責任.
颤抖:身震いさせている.
心目:考え,見方,念頭,心の中.
权益:権利と利益.
所见所闻:見聞する
无辜:罪がない,無辜である.
面容:顔立ち,容貌
震惊:びっくり仰天する,驚愕する.
移植:移植する.
康复:健康を取り戻す,回復する.
愈合:癒えてふさがる,癒合する.
浮现:浮かび上がる,現われる.
扑:飛びかかる,踊りかかる,突き進む
凶手:殺害犯人,下手人.
如影随形:いつもそばにいて離れない.
橱窗:ショーウィンドー,陳列棚.
酗酒:大酒を飲む,泥酔する
酒精:アルコール.
自发:自発的な,内発的な,自然発生的な
牧师:牧師.
播放:放映する.
洋溢:みなぎる,あふれる.
求得:…を実現・達成することを求める.
克制:抑える,自制する,こらえる.
私下:ひそかに,こっそりと,陰で
警卫:警備兵,警備員,護衛
央求:懇請する,懇願する,折り入ってお願いする
转交: 取り次いで渡す,
千言万语:千言万語を費やす.
无从:…する手がかりがない,…しようがない,…する方法がない
悔恨:悔やむ,後悔する
如释重负:重荷を下ろしてほっとする,重責を果たして一息つく
但愿:ひたすら…であることを願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