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まけの会社員生活

おまけの会社員生活《ハケンの品格》

五十而知天命、正社員から週休5日、日給5万円、半在宅勤務、有休フル消化のハケン社員になりました

発展漢語『(3)砂漠のレストラン』

f:id:zhizuchangle:20201219125400p:plain

肉松

旅行に行くのに忙しくて予習する時間がない。

中国語は発音だけでなく、四声も覚えないといけないから大変。

発音は覚えていても、四声がうろ覚えの単語が多い。

また他の単語との組み合わせなら自然に読めるのに、別の単語と組み合わさると考えながら読まないと読めないのもある。

この文章は、台湾の女流作家『撒哈拉的故事』の中の一文。

中国語の先生は、三毛の文章が生动(生き生きしていて)で面白いと言っていた。

でも、夫はダイビング事故で死亡、三毛も後に自殺したそうである。

f:id:zhizuchangle:20201211073124p:plain

当初决定嫁给荷西时,我明白地告诉他,我们不但国籍不同,个性也不相同,将来婚后可能会吵架甚至于打架。他回答我:“我知道你性情不好,心地却是很好的,吵架大家都可能发生,不过我们还是要结婚。”于是我们认识了七年之后终于结婚了。

我不是妇女运动的支持者,但是我也极不愿在婚后失去独立的人格和内心的自由自在,所以我一再强调,婚后还是“我行我素”,要不然不结婚。荷西当时对我说:“我就是要’你行你素‘,失去的你的性格和作风,我何必娶你呢!”

做荷西的太太,语言上就得将就他,汉语不是一门容易学的功课,“人”和“入”这么简单的两个字教了那么多遍,他尚且分不清楚,何况其他呢?我只有讲他的话,这件事先放他一马

闲话不说,做家庭主妇,第一便是下厨房。我一向对做家事十分痛恨,但对做菜却是十分有兴趣,几只洋葱,几片肉,一炒变出一个菜来,我很欣赏这种艺术。

母亲在台湾,知道我婚后因为荷西工作的关系,要到非洲的大荒漠(huāngmò)地区去,十二分地心疼。但是因为钱是荷西赚,我只有跟了饭票走,毫无选择余地。婚后开厨不久,我们吃的全是西菜。后来家中航空包裹飞来接济(jiējì),我收到大批粉丝,紫菜,猪肉干等珍贵食品,我乐得爱不释手,加上欧洲朋友寄来的罐头酱油,我的“中国饭店”马上开张。

其实母亲寄来的东西,要开“中国饭店”实在是不够,好在荷西没有去过台湾,他看我这个“大厨”神气活现(shén qì huó xiàn),对我也生起信心来了。第一道菜是“粉丝煮鸡汤”。荷西下班回来总是大叫:“快要饭啊,要饿死了!“白白被他爱了那么多年,回来只知道叫开饭,对太太却正眼也不瞧一下,我这“黄脸婆”倒是做得放心。话说第一道菜是粉丝煮鸡汤,他喝了一口问我:”咦,什么东西?中国细面吗?“”你岳母万里迢迢(tiáotiáo)给你寄细面来?当然不是。“我用筷子挑(tiǎo)起一根粉丝:“这个啊,叫做‘雨’。”“雨?”他一呆。我说过,我个性自由自在,说话自然心血来潮,随我高兴。“这个啊,是春天下的第一场雨,下在高山上,被一根一根地冻住了,山胞(bāo)扎(zā)好了背(bēi)到山下来,一束一束地卖了换米酒喝,不容易买到哦!“荷西还是呆呆的,研究性地看看我,又去看盆里的”雨“,然后说:”你当我是白痴?“我不置可否:“你还要不要?”回答说:“吹牛大王,我还要。”以后他常吃“春雨”,到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

第二次吃粉丝是做“蚂蚁(mǎyǐ)上树”,先将粉丝在平底锅一炸,在洒上绞(jiǎo)碎的肉和汁。荷西下班回来一向是饿的,咬了一大口粉丝,“什么东西?好像是白色的毛线,又好像是塑胶(sùjiāo)线?”“都不是,是你钓鱼的那种尼龙线,中国人加工后变成白白软软的了。“我回答他。他又吃了一口,莞尔(wǎn’ěr)一笑,口里说着:“怪名堂真多,如果我们真开饭店,这个菜可以卖个好价钱,乖乖!“那天他吃了好多”尼龙加工白线“。第三次吃粉丝,是夹在东北人的”合子饼“内,与菠菜和肉绞得很碎地当饼馅儿。他说:”这个小饼里面你放了鲨鱼的翅膀(chìbǎng)对不对?我听说这东西很贵,难怪你只放了一点点。“我笑得躺在地上。

反正夫妇生活总是在吃饭,其他时间便是去忙着赚吃饭的钱,实在没多大意思。有一天我做了饭卷,就是日本人的“寿司”,用紫菜包饭,里面放一些维他肉松。荷西这一下拒吃了。“什么?你居然给我吃复写纸?”我慢慢问他:“你真不吃?”“不吃,不吃。“好,我大乐,吃了一大堆饭卷。”张开口来让我看!“他命令我。”你看,没有蓝色,我是用反面复写纸做的,不会染到口里去。“反正平时说的是人的话,所以常常胡说八道。“你是吹牛大王,虚虚实实的,我真恨你。从实招来,是什么嘛?“”你对中国完全不认识,我对我的先生相当失望!“我回答他,又吃了一个饭卷。他生气了,用筷子一夹夹了一个,面部大有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表情,咬了半天吞下去了。“是了,是海苔(tái )。”我跳起来,大叫:“对了,对了,真聪明!”

中国东西快吃完了,我的“中国饭店”也舍不得出菜了,西菜又开始上桌。荷西下班回来,看见我居然在做牛排,不但意外,而且很兴奋,大叫:”要半生的,马铃薯也炸了吗?“连着给他吃了三天牛排,他却好像没胃口,切一块就不吃了。”不是生病,是吃得不好。“我一听,忽地跳起来:“吃得不好?你知道牛排多少钱一斤?“”不是的,太太,想吃‘雨’,还是岳母寄来的菜好。”“好啦,中国饭店一星期开张两次,如何?你要多长时间下一次雨?“

有一天,荷西说他的老板要来我们家吃饭。他问我:”喂,我们有没有笋(sǔn)?“”家里筷子那么多,不都是笋吗?“他白了我一眼,”大老板说明天要吃笋片炒冬菇。“乖乖,真是个见过世面的老板,不要小看外国人。”好,明天晚上请他们夫妇来吃饭,没问题,笋会长出来的。“荷西含情脉脉(mòmò)地望了我一眼,婚后他第一次如情人一样地望着我,使我受宠若惊(shòu chǒng ruò jīng),不巧那天我辫子(biàn・zi)飞散,状如女鬼。

第二天晚上,我先做好三道菜,用文火热着,布置了有蜡炬(là jù)台的桌子,桌上铺了白色的桌布,又加了一块红的铺成斜角(xié jiǎo),十分漂亮。这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不但菜是色,香,味俱全,我这个太太也打扮得十分干净,居然还穿了长裙子。饭后老板夫妇上车时特别对我说:“如果公共关系室将来有缺,希望你也参加工作,做公司的一份子。”我眼睛一亮!这都是“笋片炒冬菇”的功劳!

送走老板,夜已经深了。我赶快脱下长裙,换上破牛仔裤,头发用橡皮筋(xiàngpíjīn)
一绑,大力洗碗洗盘,重做灰姑娘状使我身心自由。荷西十分满意,在我背后问:“喂,这个‘笋片炒冬菇’真好吃,你哪里弄来的笋?”我一面洗碗,一面问他:“什么笋?”“今天晚上做的笋片啊!”我哈哈大笑,“哦,你是说小黄瓜炒冬菇吗?”“什么?你,你不仅骗了我,还敢去骗老板・・・”“我没骗他,这是他一生吃到的最好的一次‘嫩笋炒冬菇’,何况,这是他自己说的。“荷西将我一把抱起来,肥皂水洒了他一头一胡子,口里大叫:”万岁,万岁,你是那只猴子,那只七十二变的,叫什么,什么・・・“我拍了一下他的头,“齐(qí)天大圣孙悟空,这次不要忘了。”

f:id:zhizuchangle:20201211073124p:plain

…尚且…,何况……:でさえ…であるのにましてや…ではなおさらである

接济:(経済的・物質的に)援助する,救済する,仕送りする

紫菜:海苔

爱不释手:喜欢得舍不得放手

神气活现:自以为了不起而显示出来的得意和傲慢的样子

迢迢:(道程が)遠くはるかである

挑:①tiāo 担ぐ,担う.②tiǎo (細長いもので)つつく,ほじくる;(旗・ちょうちん・すだれなどをさおで)支える,掲げる.

心血来潮:形容一时冲动,心里忽然或偶然起了一个或某个念头

扎:①zā 縛る,くくる ②zhā ぶすっと刺す

背:①bēi 背負う、②bèi 背中

不置可否:说也行,不说也行。指不表明态度。

绞:絞る.

塑胶:プラスチック.≒塑料.◆台湾・香港では多く‘塑胶’を用いる

尼龙:ナイロン

莞尔一笑:にこっと笑う

名堂:(いろいろ異なった)名目,趣向,工夫.

复写纸:カーボン

唬: (虚勢を張って人を)脅かす,(大げさに言って人を)だます

虚虚实实:虚々実々

从实招来:包み隠さず白状する

一去不复返:行ったきり戻ってこない

忽地:突然、急に

世面:世間、世の中

含情脉脉:情感のこもった様子で見つめる

受宠若惊:思いがけなく身に余る寵愛・待遇を得て驚き喜ぶ.

文火:とろ火

橡皮筋:ゴム紐

一面:‘一边…一边…’は一般に具体的な動作に用いるが,‘一面…一面…’は具体的な動作のほかに抽象的な行為にも用いる.